第四百七十九章 僵尸之恋 - 九阴神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九阴神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梦魔草,又名睡美人,生长在蜀中云滇一带,是有名的中草药。

有类似于曼陀罗花的麻醉作用,有时可作为麻沸散,手术前可与伤口贴敷。

蜀中多巫医,可用秘法唤出梦魔草内中毒气,梦魔毒气入体,会遁入血液内,人畜皆醉,难以清醒。

唯有以玉蟾血配以食人花蕊粉末,注入体内血液,方可彻底解除。

扁小阙看到了这个神奇的药方,终于确定了安茜茜中的病毒其实就是华夏中医里面的。

西方研究所固然厉害,但是他们也非常明白。化学病毒就算是再彪悍,也可能被分析出结构来。

从而可以迅速的破解,但华夏的药草与诅咒就显得天方夜谭,有很多现象都无法用科学来分析解答。

就比如这梦魔草,人们都知道它是种中医的麻醉药,而又因为现在西医的麻醉用的太多太广泛。

连曼陀罗花都没人用了,更何况这种生长稀少,连采摘都要冒着生命危险的东西。

随着人们接触梦魔草的渐少,梦魔草也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于是终于被西方研究所找到了漏子。

扁小阙也顾不上继续分析其他事情,他身上的玉蟾血,在诸女受伤后,基本上都贡献了。

这会儿最后剩下点被他割了只玉蟾蜍稀释了下,勉强能够用。他现在要找的,就是食人花蕊。

急匆匆的冲出了药王庐内,扁小阙向着存放药草的地方跑去,一路上碰见几个美女藏在建筑内,扁小阙也没心思继续摸了,加快速度向前。

一脚踹开草药房的大门,把正背对扁小阙吃东西的红拂吓了跳,用力拍了拍高耸的苏兄。

“食人花蕊呢?”扁小阙记得在角落的架子上,还有那么一小擢,可是眨眼间就不见了。

红拂先是怔了怔,紧接着掩住嘴又吃了几口,最后死命的把嘴里的东西噎了下去。

这才指了指自己的嘴巴道:“你找食人花蕊吗?都给我吃了啊!”

“啥玩意,你给吃光了?”扁小阙瞪大眼睛,紧盯着红拂红润的小嘴问道。

红拂点了点头道:“我都吃了上百年了,花蕊有毒性,如果我吃进去,能够感觉到痛。”

扁小阙没有去管红拂为什么非要吃花蕊来感觉痛,他只知道这娘们不是个好东西。

这是救她媳妇命的东西,这娘们就为了感觉到痛,傻乎乎的跑来这里吃花蕊。扁小阙有种疯狂的冲动。

“你还吃,我让你吃,给我吐出来,吐出来!”扁小阙扑在红拂身上,抓住红拂的脸就准备掏。

红拂被扁小阙吓了跳,紧接着就用力的挣扎了起来,僵尸力气奇大,扁小阙几乎难以控制。

如果不是扁小阙发了疯,阳火上涌,可能早就被红拂一脚踹飞了。

但虽然有阳火与冰魄支持,扁小阙依然是双手难以下压,被红拂控制在身体两侧。

两人面对面,头对头。红拂怒斥道:“扁小阙,你不要太放肆,否则绝不饶你。”

“放你妹的肆,饶你奶的胸。我要你吐出来,你给我吐出来。哪怕是一点点的……”

扁小阙正喊着,忽然看到红拂微张的小嘴内,一点粉红色粘在皓齿上,扁小阙的眼睛刹那间亮起。

看到了扁小阙如狼般的眼神,红拂感觉到了危险,慌忙想要闭住了嘴巴。

只可惜已经吃了,一条大舌席卷而入,在红拂的嘴巴里面开始了翻江倒海。

红拂想要大声的喊叫,却只发出呜呜的声音。想要挣扎,却推不开身上的男人。

虽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她心想这个样子终究是不对的,因为她是皇上的女人。

扁小阙可不管她是谁的女人,敢动她女人救命东西的人,那就是他的敌人。

大舌席卷,狂吻如火。扁小阙体内的阴阳之气在接触红拂的时候,不经意间流转了进去。

咬破的舌尖,鲜血流出,注入了对方的体内。

红拂双眼忽然瞪大了,这种感觉好美,从未有过于,粗暴但是又不失甜美。

压的生疼,吻得狂横。尤其是荡漾在心底的那阵空虚,与吃入食人花蕊的疼痛交织在一起。

这是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是种想要呻吟出声的感觉,红拂双眼双腿进逼,双手紧紧的勾着扁小阙。

身子也贴了上来,半响之后,忽然惊呼一声,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扁小阙被吓了跳,下意识的伸手到红拂的下面抹了把,嘴里骂道:“老娘们,竟然高超了。靠!”

啪……

又是一个巴掌,不过这次被扁小阙抓住了,而且用力的一把把红拂拉进了怀里。

红拂站立不稳跌坐进了扁小阙的怀里,高超过后的理智让她愈发不敢靠近这个可怕的男人。

用力的推开他想要站起来,却被他用力的按在地上,紧接着就在她以为他会侵犯她的时候。

脖颈上却传来了一阵剧痛,体内的尸毒涌了出来,被扁小阙一口一口的全部吃了进去。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红拂用力的推开扁小阙,捂着脖子惊恐的看着扁小阙。

扁小阙舔了口黑血,冷笑道:“味道还不错,就是腥了点。”

“你想要用毒血来充当食人花蕊?”红拂一下子想明白了扁小阙疯狂的想法。

扁小阙点了点头道:“答对了,不过不加分,我就不明白了,你吃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吃……”

红拂打断了扁小阙的话。说道:“恭喜你找到解救你夫人的办法,不过你有没有想过。

你已经中了僵尸毒,如果你用你的血,你夫人也会中毒。你是不是做事之前从来不考虑?”

“我想过了,与其她睡着我醒着,倒不如两个人一起行尸走肉。哪怕出去以后很快我就会冰消雪融。”

扁小阙非常坚定的说道,红拂点了点头,忽然从怀里取出一颗粉红色的花蕊,扔给了扁小阙。

扁小阙接住看了看,是食人花蕊。只听红拂道:“这是最后一朵了,记住,以后不要随便掏别人的嘴巴,真的……好讨厌。”

说完红拂转身往外走去,扁小阙疑惑了片刻追问道:“你不是说你们没感觉吗?你刚才怎么会……那么爽?”

“你的血能缓减尸毒,不过是暂时的!”红拂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药草房,留下扁小阙深思。

直到离得远了,红拂却又转过了头,深深的看了里面的身影一眼。

她知道,扁小阙答应救治她们。这次吸她的血,是想要以身试药。

她见过扁小阙好多次,手放在安茜茜的身体上,就是为了那些病毒能够进入他体内。

她也见过扁小阙好几次,舔过花影流出来的血,只是扁小阙体质超乎常人,普通稀少的毒血很难让他感染。

这次狠狠的吸了那么多,别说他不是神仙了,就是神仙恐怕也要变成没有任何感觉的僵尸。

“红拂,你在药草房内干什么,是不是跟他幽会?”忽然前面传来幽幽的声音。

红拂看过去,正是花影。只好低头道:“回禀娘娘,妹妹刚才在里面偷吃花蕊,被神医赶了出来。”

“偷吃花蕊,我看你是偷吃腥。把嘴擦擦,上面还有他的味道。哼!”花影冷哼声踏步往草庐内走来。

红拂站起来狠狠的瞪了花影一眼,是不是阿房还不知道呢,现在就跟老娘摆起臭架子了。

花影进去的时候,扁小阙正在进行尸变,手里紧紧的抓着那朵花蕊,身子蜷成了圈。

“你怎么了?不要以为装成这样,我就能原谅你了。”花影冷冷的说道。

扁小阙头上豆大的含住滚下来,身子使劲的往桌子里面钻,脸色苍白如纸。

体内的血液与尸毒发生了激烈的变化,尸毒正在逐步的侵袭扁小阙四肢百骸里的血脉。

扁小阙抬起头道:“影,以后我就跟你是同类了,我们可以尝试着玩玩吸血鬼的暧昧。”

“你也变成了僵尸?你原来早就知道我是僵尸了?”花影半跪在扁小阙的身边,抓着不扁小阙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你能活下来是奇迹,不变成僵尸你就永远不会再出现了。我当然要变成僵尸了,否则我们怎么配对?”

扁小阙轻佻的勾了勾花影的下颚,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他依然满脸无赖,花影又气又心疼。

“你怎么这是傻,怎么这么傻?”花影把扁小阙的脑袋搂进了怀里。

扁小阙已经感觉不到花影胸前咪咪的大小了,他只感觉全身麻木,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今天不出意外,还有两更,如果出了意外,会是两更以上,诸亲还在等什么,月票支持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