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仙尊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噗,”正在喝水的夏珀听闻此话直接呛得不轻,吐了一口不说,还咳嗽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起转来,心中暗道,“本以为离了狼窝,谁知道又误入虎穴,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那夏珀抬起眸子,表情相当的别扭,这游龙步乃是夏家的绝技,除非家族中的血亲不得修行,自己虽然背下了半本的游龙步,却只修行了一点皮毛,可眼前这家伙竟然要以救自己为代价索取这步法,令夏珀相当的纠结。

“小伙子,你也可以拒绝,不过那样的话我可就拦不住那些人了。”石凡朝着胡饮等人指了指,望着几人那狰狞的面庞,夏珀没来由身子一颤,眸中忽然散出一丝无助,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像是马上就要哭下来一般。

不知为何,眼前的小伙子竟然石凡生出几分怜悯,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若是想要从其口中获得这步法,就必须达成相应的条件,从夏珀的表情中,石凡也察觉到这步法对于他的重要性,这才步步紧逼。

“两位,我们需要你身后的那名修士,还希望两位不要阻拦。”胡饮已经带人来到,太阳映照在金色的沙地上,晒得人一阵的燥热,已经有不少手下跃跃欲试,一言不合便要上前厮杀。

见夏珀仍然是无动于衷,石凡淡淡一笑,身子一转,便将身后的夏珀让了出来,面对着胡饮众人,黑奎一阵失神,苦笑着站在石凡身后。

见石凡无意阻拦,胡饮双手抱拳,不再多说,大跨步朝着夏珀走去,手中长刀寒光凛凛,映照出夏珀满面的焦急。

“想不到你堂堂夏家血脉,竟要死在这荒郊野岭,罢了,一个人快些去投胎,下辈子不要再做这种偷东西的蠢事。”注意到夏珀手臂上的镯子,胡饮的神色彻底轻松下来,刀尖直指夏珀咽喉,淡笑沉声道。

夏珀双目微闭,身子朝后微侧,直到不能动弹,这才停了下来,他面色恬静,此时再不复刚刚的紧张。

“我死不足惜,只是没有救出爷爷让我十分不甘。”

夏珀眼角含泪,泪痕顺着其脸颊滑落而下,滴落在他那灰色的布衣上,染出一片片水渍。

石凡身子微微一颤,眸子滑过一丝追忆,负手而立,沉吟不语。

胡饮轻哼一声,不再多说,刀口一转,朝着其喉咙便狠狠地刺下去,刀势甚急,没有半点停顿。

“砰,”如烈阳般的手掌出现在刀尖处,五根手指熠熠生辉,生生挡

住了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