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惊天地、泣鬼神的爱 - 绝世好妖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绝世好妖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魔神杳尤 !“圣女娘娘淡淡地说

“是她?”恢复记忆的李云对黄尤自然不会陌生。

在黄帝,炎帝掌权的时候,黄尤正是九黎族的首领。 十分强悍。他有八十一个兄弟。个个兽身人面,铜头铁臂猛无比。擅长制造刀、弓弩等各种各样的兵器。黄尤常常带领他强大的部落。侵略骚扰别的部落。有一次,董尤侵占了炎帝的地方,炎帝起兵抵抗,但他不是萤尤的对手,被黄尤杀得一败涂地。炎帝没办法,逃到黄帝所在的地方涿鹿请求帮助。黄帝早就想除去这全部落的祸害,于是联合各部落首领,在涿鹿的田野上和萤尤展开一场大决战,这就是著名的“涿鹿大

战争之初,黄尤凭借着良好的武器和勇猛的士兵,连连取胜。后来,黄帝请来龙和其它奇怪的猛兽助战。董尤的兵士虽然凶猛1但是遇到黄帝的军队。加上这一群猛兽,也抵挡不住,纷纷败逃。

黄帝带领兵士乘胜追杀。忽然天昏地黑,浓雾迷漫。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天上下起暴雨,黄帝的兵士无法继续追赶。原来黄尤请来了“风神”和“雨神”来助战。黄帝也不甘示弱,请来天上的“旱神”帮忙,驱散了风雨。一刹那之间,风止雨停,睛空万里。

黄尤又用妖术制造了一场大雾,使黄帝的兵士迷失了方向。黄帝利用天上北斗星永远指向北方的现象,造了一辆“指南车”指引兵士冲出迷雾。

经过许多次激烈的战斗,黄帝先后杀死了黄尤的八十一个兄弟,并最终活捉了蛋尤。

野史传闻,黄尤被黄帝杀死,将他的头和身子分别葬在相距遥远的两个地方。黄尤戴过的枷锁被扔在荒山上。

实际上李云很清楚,黄尤并没有被杀死。只是比流放了。并且被穿透了琵琶骨,失去了往日的威严。

说真的,要说那些远古觉醒者,李云就对黄尤佩服和心悸。此人能抵抗炎帝,黄帝的联合打击,可见他的本事。

“怎么?害怕了?”圣女娘娘见李云闭口不语,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被魔神黄尤的名头给吓住了。”

“当然不是!”李云傲然道:“以我现在的修为,我根本就没有必要惧怕黄尤。对了;我希望从现在起。你能恢复你以前的名字。皇娥,这个名字很好听,至于圣女峰,你不觉得有歧义吗?”

“什么歧义?”圣女娘娘不解。

李云的目光随即就在圣女娘娘胸口扫视一番。

圣女娘娘会意,顿时就明白了李云的心思。轻哼一声。不过她最终还是同意了李云的建议,恢复了皇娥的名字。当晚,他们就睡在同一个房间。不过这一夜,他们只是聊天。并没有去做任何有悖于礼制的事情。

次日清晨,皇娥便交代了一下。让婢女看管好圣女殿。自己则带着李云前去蜀山另外一处禁制寻找魔神黄尤。

期间,李云数次询问皇娥,那少昊到底是谁的儿子?皇娥闭口不语。对此,李云也没有强求。

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乾坤气运图。

茫茫蜀山,若不是皇娥带路,李云很难找到黄尤的禁制所在地。那里是一片板树林。枫树林一片火红,远远看去,如同一片燃起的火焰一般。

“进入枫林。就能找到魔神黄尤?”李云询问。

“嗯!”皇娥点头,同时,她感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机如潮水般地漫涌而来。出于一个高手的本能,她暗自警戒。

“黄”李云的口中轻轻地进出两个字,心神在倏然之间变得平静。

不错,来者正是魔神董尤。

李云虽然还没看到董尤的身影,不过已经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李云没有想到黄尤竟如此快赶到了这里。

或许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来。

“你就是李云?”萤尤缓缓开口,一袭闪烁着幽光的长衫无风自动,如同水中的巨蛇在扭动,那是一种刺眼而阴冷的光泽:“跟以前不像了。气息也不同。”

“是我 !”李云也仔细打量着黄尤。跟以前完全不像了,脸色冷峻而白哲,高耸的鼻子如鹞鹰之喙,眸子却是深邃而有神。看上去,他似乎足有四十多岁的样子。黄尤的身后紧跟着一群属下1只看那气势便可知没有一个不是顶级高手。

李云估计那些属下应该都是昔日九黎族的部下。

同时,李云明白。眼前的形势注定只有一战。黄尤绝对不会放他安然离去,也不是给他乾坤气运图。

然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李云也决定豁出去了,只听他长笑一声,朗声道:“黄尤。既然你知道我来,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目的。我希望你能把乾坤气运再交还给我。那原本就是皇娥的物件。”

“呵”董尤突然也暴出一阵长笑,笑声之中饱含着无尽的杀机。那笑声如狠狠钢针扎耳,一个劲儿地往脑子里钻。

李云也长啸而起,声音形成声波与黄尤的笑声相抵。

董尤刹住笑声。目光如破空之箭直射李云,似欣赏,也似怨毒地道:“李云果然名不虚传,也难怪如今你的名声是如日中天。”

“你也很好啊。你的气势似乎更胜当年。”李云不为所动1不过此时他感到了皇娥的不安。

皇娥不能不但心,黄尤这样的高手,根本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对付

当然,皇娥并没有害怕,也没有害怕的必要。至少,还有李云能够成为她的依托,能与李云在一起又有什么可怕的?

之前,她已经仔细对比过两人的修为。最不济也是旗鼓相当。否则,她也不会带着李云过来。

“我一直在等你。今天你来了,不知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你的不幸。”萤尤意味深长地道。

“黄尤,我无疑跟你为敌。我希望你能把乾坤气运图给我。”李云淡笑着若无其事地回应道。

董尤对李云的表现并不意外,换了是别人,只要拿出黄尤的名头,便足以让其折服,但李云却只相信实力。

李云只格信实力,他自信与黄尤有一战之力。

“我们其同的利贵尤笑笑!”如果你肯给我一碗你的见联,还有一只胳膊,我就可以将乾坤气运图交给你。而且小我还可以跟你一起对抗李云。”

“你想喝我的血,吃我的肉?”李云嘴角扯起一丝冷笑。

“嗯。是这么个意思。你有九世功德,而且还得到了盘古精血。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我的修为自然也会大增。李云,我够给你面子了,我不贪,我只要其中一些。”黄尤的话竟直截了当,更带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仿佛李云已是他囊中之物。

李云冷笑一声。傲然道:“黄尤,你很幽默。我李云不会臣服于别人,任何想降服我的人;都必须拿出足够的力量,虽然你魔神萤尤名震天下,但我却不惧你。”说到这里,李云只是眯起暇来瞪着黄尤。

董尤不怒反笑。李云的话正是欲激怒他,但他是何等人物,怎会轻易上当?以他的修为。早已达到心静如止水的地步,虽然他对李云起了杀心,却不是因为心中有怒。

“李云,你好大的口气。不过我很喜欢,因为你是自李云之后,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的人。我希望你的修为与你的豪气一般,不要让本座失望。”董尤淡然自若地道。

李云沉默以对。他已经感觉到了萤尤的气势如同潮水般自地面和虚空之中向他涌到,黄尤真的动了杀机,而且已经准备出手了。

皇娥倏然发现自己的手心不知何时渗出了汗水,像是有一股无形的重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她的心没来由地跳得厉害。

李云身上徒然之间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的紫金之色。他的目光却变得无限幽远,仿佛入定一般。

董尤丝毫不为所动,缓步向李云逼来。

“主子且慢”。董尤右边的一名属下突然出言道。

黄尤微讶,驻足回望,却未出产。

“杀鸡沿用宰牛刀”主子何须亲自出手?就让我来代劳好了。”那属下说话间抢步而出。

黄尤望了那人一眼。淡漠地一笑,并不阻拦,但身上的杀意却消减了不少。

“出手吧 !”那人和李云相距三米而立,头发无风自动。只是在他的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危险气息。

李云微讶,他绝对不敢轻忽此人,直觉告诉他,此人并不比董尤差多少。

“李云,这是黄尤座下勇士风神,我来对付 !”皇娥跨步至李云卓前,傲然道。

“你真是皇娥?”风神微感讶异,同时也夫感兴趣。

李云也微惊,低唤了声:“皇娥,我能应付。”

“你放心!”皇娥回头向李云嫣然一笑:“区区一个风神,当年旱勉的手下败将,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且安心下来,等着跟董尤对决就行。”

李云想不同意也不行。在这种情况下,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但他却很不放心皇娥独战风神,不由得小、声传音道:“那你小心一些。”

他已经想好了,但凡皇娥出现一点危险,都会挺身而出。

皇娥又是一笑,这才转身面对风卑,“锵”地一声拔出竹剑。气势如虹地插声道:“风神”出手吧!”

风神微惊,在皇娥出剑之时,他已经感到一股森杀的剑气直逼他而来。这让他不能不对皇娥重新估量。

“你这竹剑跟接引道人的菩提仗有什么关系?”风神淡淡地道。六大圣人之一的西天接引道人,有一件先天灵宝,菩提仗。据说是用先天灵根竹仗做的。风神曾经有幸见过一次。那上面的气息他还记得。今天皇娥一出剑,他便噢到了那股气息。

“算你还有一点见识””皇娥毫不在乎地道。

“今天之后,此剑便是我的。”风神冷笑一声,快步面上,急跨三步之后竟似一股气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神最擅长的就是速度。

风无相,云无相。

他的身法即便在一万年前,也是屈指可数的。

风神消失之际。皇娥的面前倏现一片凄迷的爪影,疾如风雨。

皇娥脚下不动,竹剑斜挑,在虚空之中合着身体抖出一道完美得炫目的弧迹,直利向疾如风雨的爪影。

竹剑也在倏然之间亮起,剑光凝于剑身,形成一道长达三米的匹练,以剑边的弧度作曲线绕动,犹如飞舞的彩带,绕成一圈圈,蔚为奇观。

“好剑法 !”李云称赞。实难想象,皇娥的修为竟是如此之

漫天的爪影顿时被切成一块块。不过事情并没有完结,漫天的风刃突然被催生出来,如同流星雨一般,朝着皇娥席卷过去。

皇娥一声轻笑。身子一扭,竟不管空中漫天的无数风刃,横剑平切,直刺过去。

董尤一些属下以为皇娥必败,嘴角都泛起了冷笑。可是黄尤不这么认为。皇娥早就从漫天风刃中看出了风神的踪迹。

剑刺去,风神的身影闪现,虚空中的风刃尽消失无影。

皇娥如影随形地直逼现身的风神。

李云微感放心,仔细留意。

竹剑1的犀利,使风神的护身真气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处,完全无法阻挡竹剑的锋芒。神一时之间畏手畏脚,由于有些忌惮那竹剑,被皇娥杀得团团转,在剑芒之中穿插而无法接近皇娥。

董尤看得大为皱眉。

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沉喝一声,道:“风神退下,我来应战一!”其实黄尤也知道,皇娥的修为未必就比风神强。只是风神惧怕那竹剑,这才使得势力打折。他看着心里憋闷,这才打算强攻上去。

黄尤提手一抖,一根黑色的狼牙棒便出现。

“皇娥,我来。”李云见董尤出手,生怕皇娥出事。急忙就飞扑过去:“黄尤,你的对手是我 ”小,

“小子狂妄 !”黄尤一声冷哼,身形已经出现在李云旁边,狼牙棒狠狠地砸了过去。

“轰 ”。

的一耸响,李云竟被震得倒翻而回。

董尤的身子微晃,他见李云已动手,哪会再客气?逼攻而至。李云先以菩提刃应战,刀棒相接,震出一溜火花。

董尤嘿嘿一阵怪笑,双手一轮,再次抢攻。…省看我的厉害!”贵尤精神大志狂涨门手中的狼廓糊州李云一记重砸,强大的是杀气带着疯狂的气劲一直奔袭向李云的脚下,甚至连李云脚下的地面也炸开了,威势之猛似山崩地裂。

李云后退的身形尚未稳住,黄尤的攻势已铺天而来,仿佛四面八方的气流回流,自千万个方位挤压李云的身体。

李云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他只得再次出手,倾力出击。

菩提刃和狼牙棒再次短兵相接,李云的双臂几乎被震得发麻,身子再次倒跌而出,黄尤的修为之高,当属罕见。

董尤眼角闪过一丝不兴奋,笑笑:“好小子,你算是我的一个好对手。我们继续来,好记没有打过这么痛快了。”

站稳身形后,李云化作一道玄光。对着董尤冲过去。对这样的人,一定不能消极抵抗。要积极进攻。

李云的速度也是快绝,菩提刃的攻击也如风雷贯耳。黄尤在速度上却还是慢了李云一拍。仓促之间,急忙架起那狼牙棒封挡。却还是吃了一些小亏。手臂被震得几乎麻木。

董尤根本没有任何思虑的余地,李云的第二波攻击已径直奔他的胸间。

李云的攻击,快如疾电,如石火,但黄尤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却是学聪明了,提前做了防御。

李云的目光如灿,事实上,他也看清了黄尤的防御。只是他想试试。董尤的防御到底有多强。

“轰隆!”

随着一声巨大的迭爆声,李云和黄尤同时一震,急忙后退。

那一刻,远在省城的智弘大师。韩怡香等人都发现了天象异变。蜀山方向似乎被乌云紧压,电闪雷鸣。

韩怡香和海琼仙子都看得神色惊疑不定,因为她们看了许久,天空之中的乌云一分一合地变换了数次,而且那一团乌云确实也极怪,只限于那么一块地方。四周是阳光灿烂。雷声之响数百里之外也清晰可闻。

智弘大师却比众人明白,那是董尤跟李云在力拼。

他们两人的力量都已经超越了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所以,他们的拼斗才会引起天象异变。

智弘大师很清楚李云的修为再次提升了。这一次蜀山之行。他的收获不小。不过智弘大事也有些皱眉。

因为他很清楚,李云临行前,有些事情他没交代清楚。那李云安全返回之后,势必又会前来兴师问罪。

李云战黄尤,确是惊天地,技鬼神。

李云因为没有拿出天晶,所以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之故。不过,这也够黄尤受的了,他身怀盘古精血,浑厚至极,内劲悠长。

就连黄尤都不得不佩服。

战到现在,两人几乎就是旗鼓相当。

判、子去死吧!”黄尤已经从最开始的欣赏到现在的愤怒了。而且心里也有些着急。他双手紧握狼牙棒,对着李云眉心砸下去。

李云的绝对不会束手待毙小运足了力量,以神兵天晶封挡。

“砰一!”

的一声,一道霞光迸射,那董尤的攻击却是被李云成功化解,不过李云也一连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那边萤尤似乎也没料到李云突然拿出天晶对敌,好在那狼牙棒也是自己精血淬炼的,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却也是难得兵器。否则,断然会被天晶斩断。

“很好!”萤尤豪气干云道:“能见识一下神兵天晶,也算不错了。不过,我也喜欢这歹1。今天人和剑都留下吧”

“休想!”李云轻哼一声。

“你的杀机终于强大了起来。

李云淡漠地道。

董尤大惊,李云的感观之敏锐几乎已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甚至连他内心的情绪也给捕捉到了,这怎能不令萤尤吃惊?

“黄尤,你心里有恐惧的情绪,我很失望吧。”李云摇摇头,悠然地道。

董尤心神再震,李云果然已经捕捉到了他内心的情绪。

说真的,黄尤的内心的确有些恐惧。

不过恐惧却不是因为李云,而是因为天晶。

要知道那神兵天晶,可是连域外天魔都舱杀死。

皇娥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此刻她也知道,李云的胜算很多。

董尤心惊之时,李云已一声轻笑,身形向董尤撞去。

董尤心下骇然,此刻的李云与之前完全不同,似乎天晶毛经感染了他。

此刻李云的目光深沉得犹如黑暗的夜空,让人无从捉摸。

“轰!“黄尤双臂一挥,狼牙棒发出巨大的攻击,使得李云的剑锋四散而飞。

“再来!”李云双臂再次用力,带着五彩霞光的剑芒朝着黄尤席卷而去。

董尤大吼一声,挥手击出自己的狼牙棒,凝聚了全身的力量欲与李云来个小以硬碰硬。

两人的身形在半空中快速接近,然后爆出一声巨响,黄尤和李云各自分开。

“黄尤,你心中的恐惧,让你无法全力迎战。”李云怪笑一声。一道剑芒划破虚空,向尚未立稳身形的黄尤劈到。

“好厉害的剑气?”风神骇然低呼。

董尤正欲再组织攻击,便感一股强大的刀气破空而来,只得再回身而击。那道剑芒斩在狼牙棒之上,竟震得黄尤退了一步。

“好小子,不错!”黄尤大笑。

“那就再来!”李云大笑,手腕连挥。四周弥漫着霸烈的剑气。而李云的身形却虚无飘渺,攻势却快得让人吃惊。

董尤形态极为狼狈,刚才与李云硬拼,吃了小亏。他无法想象,除了那个公孙小子,自己居然还被别人打成这么一副狼狈样。

“我要你死!”董尤动怒,向李云展开疯狂的攻击。

李云冷哼几声,却并非因为董尤的话,而是他觉得黄尤也不过如此。

“黄尤,你让我太失望了。”李云说话之间,身形疾进。

李云一进。网好迎上董尤的狼牙棒。他竟然丝毫不避黄尤这力逾千钧的一击。

“去死吧!”黄尤大喝之时,狼牙棒已重重地朝着李云的门面砸去。可是狼牙棒与李云的身体相撞后。竟然没有发出十点声音,让董欲绝的却是那狼牙棒仿佛是击在虚空中。根本就不函齿

李云一声长啸,周身迸射出万道霞光,那狼牙棒顷刻间被震开。

黄尤吃了一惊,她感到李云一时之间力量暴增,那锐利的剑气以无坚不摧的气势直取他而来。招式直截了当,毫无花巧。李云竟要与他以硬碰硬。

让黄尤吃惊的是他发现自己竟避无可避,李云的气势将她整个人死死地罩在一个强大的气场之中,使其不得不面对李云的攻击。

攻击来临。黄尤欲避无从,惟倒迎而上。

李云的嘴角闪过一丝淡漠的笑意,身子骤地加速。

“轰隆 !”一声,黄尤闷哼之下暴退五步。

李云的身子也倒翻而出,不过问题却不大。突然,那黄尤怒吼一声,周身被一道红色的火焰所覆盖。

那一时刻,天色大变。原本黑色的乌云这时候变成了红色。血红血红的,十分恐怖。

“主公,不要啊 !”风神似乎看出了什么。心巾十分担忧,可是萤尤此刻已经被红色火焰所覆盖。

“李云”夫君”跑啊 !”皇娥似乎也看出了什么,连声大喊。李云却没有跑。黄尤此刻的状态的确很骇人,可是他不认为自己无法战胜。

是以,他双手握紧了天晶。

皇娥见状,知道自己无法在短时间内解释清楚。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踏空而行,身形化作一道流星,身形不顾一切的扑向黄尤,

她绝不能看着李云就此死在黄尤的手中,哪怕用她的生命相换,也在所不惜。

“皇娥,你做什么”李云大惊,他没有料到皇娥竟这般玩命。

李云奋身而起,急忙去追皇娥。

董尤冷哼一声,身形也在半空飞掠而起,化作一团火焰。

皇娥如一头发怒的母狼。绝不允许董尤伤害李云。她爱李云,尽管她为李云受了那么多的苦,尽管李云身边有许多女人,但是她爱李公。

自从跟李云相识,她才知道什么叫作刻骨铭心,什么叫作柔肠寸断,什么时作痛不欲生。

她再也不能失去李云。再也不想与导云分开。

“李云,我爱你 !”皇娥一声凄呼,这时候,她的身形和董尤撞击在一起。巨大的迭爆声之后,皇娥的身子从半空跌落。狂喷出一口鲜血后,她面如死灰。

而黄尤因为皇娥的撞击也跌落在地上。

不过他的情况显然好多了。

“皇娥 !”李云一声绝望的长呼,挥舞天晶去杀那黄尤。

黄尤吃了一惊,身形疾退。

“砰 !”李云一击砸空。疯狂的剑气使得地面炸开一个巨坑。李云一击不中。悲呼着扑向皇娥的躯体,一把抱住奄奄一息的皇娥,几近哭嚎地喊道:“皇娥。你振作一些”你怎么这么傻啊,你为什么耍替我阻拦黄尤,我可以应付的,我真的可以应付的”

哼,大战期间,却卿卿我我,你看不起我?”董尤的攻势再至。

“我跟你拼了。”李云也杀红了眼。霎时之间不顾一切地出击,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

番争斗后,李云逼迫了持有。他再次用双臂抱紧皇娥的躯体,泪水不能自控地滚落下来:“皇娥,你不能死,皇娥,你不能死,“李云像是疯了一般,只顾低头自语,更不住地亲吻皇娥仍淌着血水的樱唇。

“李云,我的夫君!”皇娥的气息很虚弱,不过却没有死。她微笑着看着李云说道:“你太傻了,我让你跑,你为什么不跑。萤尤燃烧精血产生的瞬间力量,就算是圣人也会忌惮三分”

“你怎么不早说!”李云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责。

“我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 皇娥笑笑:“你放心,我死不了,我有轩辕给我的女奶战甲,护住了心脉

“李云,我来成全你们。让你们作对鬼鸳鸯 !”黄尤调息片刻后,再次杀将过来。

“皇娥,你等我 !”李云柔声:“待我杀了董尤为你报仇。”

听到皇娥不会死,李云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他起身后瞪着董尤,眼眸中充满了杀气。

好强的气势,黄尤心中暗惊。

“杀 !”

声杀字出口,李云紧握天晶杀了过去。

董尤以狼牙棒迎击。

两人短兵相接,董尤身子一震,竟然破天荒地被震退三步。

“你的力量又增强了。”黄尤吃了一惊,低呼道。

“李云,皇娥不行了 !”突然,风神飞掠过去,仔细看了看皇娥,对李云喊了一声。李云以为风神想趁机伤害皇娥,急忙到飞过去。

仔细一看,皇娥的脸色的确越来越难看,看那样子,气息似乎很难持久。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云放弃了击杀黄尤,而是抱紧了皇娥。望着皇娥那失去神彩的脸色,李云低声呼道:“皇娥,你不能死,不要离我而去”你答应过我。你不会死的,你不能死”李云泪水不住地滑落在皇娥那白净却略显苍白的脸上。

谁说男人不哭?

只是未到伤心处。

皇娥的眼睛竟奇迹般的睁开:“咳咳”竟又咳出几口血来,那微显惺松的眼睛,已经失去了那夺目而亮丽的神彩。

“李云,你抱着我吗?”皇娥的语气极为虚弱。

李云心如刀割,急忙点头:“嗯,我抱着你,皇娥,答应我,不要死,我会一直抱着你”

“你哭了,,咳咳”你也是真心喜欢我的,对吗?”皇娥似乎元,限心疼地低语,眸子里尽是柔情。

她费劲的抬了抬隔壁。轻轻地拭了拭李云眼角的泪水:“看到你这样。我很开心,因为我知道了,你也喜欢我。”

“我可以叫你夫君吗?”皇娥询问。

嗯,嗯,我就是你的夫着,你就是我的妻子”李云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拿出王珍珍给他的疗伤丹药,喂皇娥吃下去。

“皇娥,你不会有事的。我会会治好你的。”李云说道。

“夫君,,你知道吗?我恨过制1当年你因为惧怕黄帝而击,我心里十分嫉恨你川可是乐甘后,我就更加想你。”皇娥的嘴角泛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有种说不出的凄婉和无奈。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所以你要活着,我要报答你。”李云说道。

皇娥轻抚着李云的脸。虚弱而又热切地道:“嗯,我知道”

“不要杀死少昊 !”皇娥虚弱地说道:“他是我跟黄帝的儿子,我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他了。还有,当初是我自己想死,不管少昊的事

“嗯!”李云点头。

“我就是想死。我要转世,我要从头开始 ”。皇娥很困难地笑了:“转世后,我便不再是黄帝的妻子,这样我就能全心全意爱你

“嗯,我知道。”李云拼命地点头,极力地控制不让泪水涌出来。

皇娥涩然笑了笑,说道:“之前我对你那样,那是因为我爱你,你不要嫉恨我好吗?”

“不会的!”李云急忙说道:“皇娥,你坚持住,你要活着给我生孩子,上辈子你为黄帝生了孩子,这辈子你得为我生孩子,否则我会生气的

“我知道,可是我”我不行了。”皇娥苦笑。

李云心在滴血。

直到这一剪他才发现。皇娥竟然爱自己这么深?

皇娥脸上又浮出一丝笑容,但笑容有些痛苦,似乎是牵动了身上的伤,半晌才悠然如置身梦境般地道:“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你懂的关心你,你懂得浪漫,跟你在一起,我才能觉得自己是个女人,一个幸福的女人”

“皇娥 !”李云如同呻吟一般地呼唤。

他吻着皇娥的脸。那有些冰凉的脸 ,他多么希望王珍珍在这里。以她的医术,皇娥绝对不会有事的。

皇娥的伤实在太重了。虽然她身上有女奶战甲。可是之前黄尤那一击,燃烧了自己精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就连圣人都要皱眉。

“你爱我吗?”皇娥幽幽地道。

“爱,我爱你皇娥!”李云急忙说道。

“答应我一件事情!”皇娥说道。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李云说道。

“嗯,,夫君帮我立碑,,好吗?”皇娥问道。

李云一呆,心中更痛:“我不许你这样说,你不会死的,绝对不会,”

李云突然激动地道:“你听好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不会让你死的同时,李云的眸子中充满了无尽的柔情。

皇娥的眸子里也闪过一缕奇光,低低地念叨着李云那句话,有些激动地道:“皇娥”好高兴”

李云一急,忙将体内力量输入皇娥的体内,将她的躯体抱得更紧。

皇娥的气息稍稍平复,但呼吸有些急促:“真的不想死

“我不会让你死!”李云肯定道。

“我还想为你生孩子皇娥羞涩道:“我”还想,还想让你打我的屁屁

“会有机会的。相信我。”李云说道。

皇娥笑了,笑的气息有些急促,脸上更泛出了一丝潮红。

“皇娥,你要对我。对自己有信心,我想办法,我现在就想办法李云安慰道。

“呵呵”。皇娥又笑了,伸手抹了一下李云吻她留在嘴角的血迹,似乎是叹了口气,目光悠悠地仰望天空,微微笑道:“夫君”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都不怕灰飞烟灭,因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李云心头一颤。此时,他却感到皇娥的手无力地自他的脸庞滑下,轻轻地垂落于他的手臂间。

“皇娥 !”李云一声凄呼,绝望而悲切的声音如利刃般冲破乌云直上九霄。

“对了,有办法了一!”李云似乎想起了,突然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那流血的手指伸进皇娥的口中,暗中用力,镶动那精血运

“那是我的 !”黄尤眼见李云以自身精血喂服皇娥,顿觉有些浪费,忍不住大叫一声。

李云也不理会黄尤。将那天晶放出,悬浮在自己头顶。展开防御。自己依旧以自身精血喂服皇娥。

只是皇娥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是李云不打算放弃。

他的精血中含有盘古大神的力量,那是一股功德莫大的力量,他坚信那股力量可以活死人的。

“皇娥 !”许久,李云停止了流血。嘴巴亲吻皇娥那已经冰凉的脸。同时从她的手上接过了那把竹剑。

而天晶突然破空而飞。

原本那厚重的乌云在天晶的驱散下,顷刻间消失。

李云不再哭泣。只是怔怔地望着那柄竹剑”

李云缓缓地、轻轻的放下皇娥已经变冷的躯体,再以温柔在皇娥的额角吻了一下。而此时李云的眼神空洞得可怕。

“皇娥,我会为你报仇的李云望着皇娥自语道。说话间再吻了一下皇娥的额角、同时抓紧了竹剑,缓缓地站直跪着的身躯。

李云默视良久,才缓缓地抬起头。

“李云,你这臭小子,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浪费了那么多的精血

!”黄尤这时候也调息完毕,对着李云大叫。

“我的女知,她睡了,不要惊动她。”李云语气竟显得无比平静。他坚信,盘古精血会创造奇迹。

李云转过身去,自光投向景尤和风神,还有黄尤的一干属下:“你们都得死 !”李云四周的杀机十分浓烈。

董尤感觉到了。风神也感觉到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而感受最为深刻的人却是黄尤。因为他感觉到这股杀机正是冲着他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