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结怨 - 天道法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天道法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月轩笑了,笑的很灿烂。因为那两个人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慢,实在是太慢了!”这就是月轩对这两个人的评价。“真水剑”微微抬起,举剑便刺,在那名剑士惊恐yu绝的目光中刺中了他的心脏。

人命就那么轻易的解决了。月轩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缓,他身i只是朝右面挪动了三公分的距离,一道剑光划过ing膛,带起了一丝的血迹。而月轩的剑已经斩下他的头颅,一道雪光冲天而起,散在月轩的身上,让月轩不由得呻了一声。

极快的剑速划破的声音很美妙,很奇妙。还有,当看着一颗颗惊恐的头颅冲天而已,鲜血溅在自己身上,月轩总会感觉很舒服,很痛快!他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一种病态,但他喜欢这种感觉。

瞬息间,便灭掉了两个四阶高手,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力量绝对是六阶剑师的速度。

那个男子脸上一阵难堪,连身边的魔法师都不问了,转身便逃,口中低声道:“放心,只要我逃出去,会帮你好好安置你的家人的...”

是的,“怪物学院”内言行令止杀人,也不得将对手打成残废。否则必定严惩不贷。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公文。只要你做的够干净,对方没有什么证据又能耐你何。

所以,“怪物学院”内同样还有着另外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杀人,斩草除根!”

魔法师脸上神色一变,用力点头,原本已经快要结束的咒语突然加快了速度。

五阶魔法“地裂术”已经出现,周围几十米的大地开始塌陷,裂开。阻挡住了月轩的脚步,而他本人手中的法杖开始发光,手指指向月轩,一个个土刺从月轩脚下冒出,不求对月轩造成什么伤害,只盼望少爷能够平安离开这里。

魔法,游zu于天地之间。魔法的威力惊天动地。但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如果是两个同系的魔法师,彼此之间会争夺对该元素的控制权。当然,能够夺过来多少完全是看你的实力。但...如果两者之间差距太大的话,绝对是一面倒的情况。

“地裂术”月轩高高跳起,左手双指并剑。周围的土元素已经被他抢夺过来。

开玩笑,月轩的jing神力可是七阶魔导师的水准。特别是魔法师在六阶到七阶是一个难以跨越的分水岭,一个质的飞跃。毫不夸张的讲,月轩的jing神力最起码是他的百倍之上。

相隔数百米之外的地方,大地无声的裂开一条缝隙,而那名正在逃跑的五阶剑士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就那名掉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深渊。然后,月轩的脚下升起一个土柱,月轩脚尖点在其上,身i急速冲向那名魔法师,干净利落的解决掉自己的敌人。

“啪啪啪啪...”掌声响起来。如月轩所预料的一样,自己表现出如此强势的实力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想要了解隐秘,最快,最好的办法就是混入上层社会。当然,这里的上层社会只是一个比喻。

“很不错的实力,自由人,不知道有没有心仪的势力。”一个黑色人影微笑着说道。脚下步伐明明不快,却在眨眼间来到了月轩的面前。此刻,他只距离月轩不足五米。

月轩邪邪一笑,从魔法师的手中抢夺过那把质地还算不错的法杖。这是他多年以来在魔兽森林内猎杀魔兽后的习惯,榨干它们最后的价值。

月轩也看清楚了面前的这个人,二十多岁出头的面貌,但月轩可以大致的感觉到,这个人最起码二十八岁。实力七阶大剑师。ing前佩戴的和自己一样是自由人的勋章。那就证明他不属于任何的势力。这个势力八成是“怪物学院”的一些自由人组织起来的。这样的组织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当下拒绝:“对不起,我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打算!还有,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先走了。”月轩口中虽是这样说着,但脚下已经开始了行动。

“对了,我叫星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月轩...”

星落看着月轩逐渐远去的背影,眼中出现了一丝的讥讽,冷笑道:“月轩,如此不识抬举。就别怪我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了...”

月轩才来,自然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但星落却知道的一清二楚。灭日帝国四皇子,灭蒙。不过,就算月轩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想杀就杀。单单一个灭日帝国,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第二日,凌晨,六点的时间!月轩准时的来到了约定的地点。若冰早已在那里等候,仍旧擦拭着那一柄青色的宝剑。

“我不管你要学什么!你只要达不到我给你定下的要求就必须接受惩罚,你懂了没有!还有,以后我们上课的时间最好在凌晨三点到六点的时间!这个时间用来修炼自己的剑道是最佳时期,你明白没有。”与昨天的从容淡然不同,今天身穿青衣的若冰尽是严厉,认真。

月轩点头。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磨练自己。导师对他越严厉越好。

“那好,现在取出来你的剑。坐下,将剑放在双膝之间。”

月轩取出“真水剑”照做!

“闭上眼睛,全神贯注。想象自己是死物,你既是剑,剑即是你。”

月轩照做,全神贯注的将自己的jing神力放在自己的剑上,内心别无他物,去感觉,去感受“真水剑”的气息,物我两忘。

若冰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微笑,他没有想到月轩竟然在瞬间就能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遥想当年,就算被誉为怪物的自己,也花了三天的时间。

他又怎么知道,月轩曾经在无意识中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物我两忘”根本没有可比性。

若冰随意的释放一些斗气笼罩月轩周身,省得月轩受到外界的干扰。

而他自己,则是取出一壶酒,随意的依靠在睡前,双眼望天,神游天外。

“就是他...给我上,将他给我杀了...”一声愤怒的吼声让若冰睁开了眼睛!他的脚下不知道歪倒了多少酒瓶,双目通红,带着丝丝醉意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马上给我滚开...”

“怪物学院”有明文规定,老师不得掺和学生之间的争斗,否则处以死刑。

但这条规定对于某些大势力来说,这一条规定根本没有任何约束性。

马克,灭日帝国派遣在“怪物学院”的最高负责人,八阶水系魔导士,虽然没有担任副院长一职,也担任了教导主任一职。在这里也可以称得上是呼风唤雨。就在刚才,他在木屋前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了“月轩在森林内的望月林旁将灭蒙杀死...”

这如何了得。灭蒙可是灭情大帝最喜爱的儿子。死在了这里。自己肯定难u其咎。所以,他来这里验证真伪。当他看到地面上的人头时终于确认了,疯狂的大吼起来。他只看到了在修炼的月轩,却没有看到在树后的若冰。

跟随在马克身边的两位剑圣立面露不屑。是的,他们有资格,因为他们是剑圣。月轩,太年轻了,而且还处于“物我两忘”境界。在这个境界,对外界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他们的实力太差了,差到连若冰布下的斗气都察觉不到...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的无奈,彼此挥舞出一道剑气。

剑气。是一个很笼统的名词。五阶剑士利用手中的剑挥出的叫剑气。八阶剑圣同样是叫剑气。剑气的大小并不能代表什么。力量越分散,伤害就越小。

若冰单手拿酒,瞬间出现在月轩的身前,连剑鞘都没有抽开,青色剑鞘散发了一阵青光,轻易的挡下了那两道“剑气...”

马克看清楚了出现在月轩身前的那道身影,眼眸猛的一阵收缩。他自然清楚若冰的实力,心下一沉,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厉声道:“若冰,你给我让开,今天这事就算了,你若是不让...”

“他不让,你又能怎么的,马克,你小小的一个教导主任有什么权利来教导我的学生。”大地猛的开始颤动起来,一道土黄e的身影转眼即至,却是无罪。原来,月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修炼了三个时辰,到九点了。该无罪来教导他了...

“无罪,你...”马克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三打一他还有把握省得了若冰!要是在加上一个无罪,这一次失败的无疑是他。当下,不在迟疑,恨恨的望了两人一眼道:“撤...”

无罪回头看了一眼月轩,脸上露出一丝的惊疑:““物我两忘”这小子的天赋真是高的可以...”

“要不然你岂会和无争共同教导一个弟子...”

“够了,不要说了,你在说我会翻脸...”

若冰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口中却在自言自语道:“何苦那,何必那...”

给读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