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集:幽冥 - 超级散仙II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超级散仙II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死老鬼,怪不得你只能修鬼仙,现在我可不是要跟你比试切磋,我是要你的命,哪有那些繁文缛节,活着获胜才重要,你还是准备接招吧!”黑龙口中一声狞笑,瞬息之间,一股莫大力量从他的身上迸爆而出,宛若狂风骤起,席卷周遭天空,无与伦比的庞大威势,当真是非同小可。

血木虽然自持修为顶尖,但突兀的被黑龙的气势一冲,也是忍不住的为之感到有些吃惊,未曾料想到,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胖子,竟然有着这般强横的修为,不过,他也是个狠人,心里清楚,事情进行到了这般地步,无论胜败,都已经由不得他退缩,当下口中便是一声冷哼道:“卑鄙小人,果然不愧是名门正道,表面上说着一套, 背地里还不是跟我们魔道一样的不择手段,真他妈的道貌岸然,想杀我,没门!”说话间,他手中的木杖,一道道的诡异符文乍现,勾勒出一幕幕奇异森然景象,映着客厅之中浮游着的黝黑阴煞之气,让人如同堕入了九幽地狱一般。

黑龙也不动用什么兵器,只将双手一拢,顿时,一道道的黑色水流,便是宛若水龙一般,汇聚在他的身体周围,转眼之间,空气之中的阴煞之气,便是被生生的轰的震荡起来,化作漫天水幕,激荡开来。

“轰隆隆”就像是海面之上,突兀的生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阴煞之气四下里怒涌暴起,血木枯瘦的身子忍不住的为之一颤,但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意义上的伤害,口中狰狞一笑,森然出声道:“哼,你这玄阴黑水虽然厉害,可惜,想要冲散我这无根无蒂的阴煞之气,却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虽然这东西对异物杀伤力极大,但我现在可是人,并不是游魂妖魔,玄阴黑水又能耐我何?!”

“能不能奈何你,你等一下就知道了!”黑龙五指一伸,根根竖起,摸弄虚空乾坤,艹控玄阴黑水,一道道的宛若水龙一般,在半空之中不住的扭曲盘旋,四下里冲突开来,在无尽阴煞之气之中不住来回冲击。

血木挥动手中的木杖,森森然的绿色流光不住闪烁浮现,口中冷然笑道:“少说大话,让你看看我幽冥杖的厉害!”说话间,他手中的绿色木杖之中,顿时激荡出一股令人通体生寒的诡异光芒,携带着无穷阴煞之气,纠结成一束,径直突破了玄阴黑水的冲击,直奔着黑龙怒涌而来。

正所谓,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鬼仙练法,虽然不是刻意的追求阴狠毒辣,但是,他们本身的属姓便是已经注定了他们所修炼的术法都十分的阴狠毒辣,若是可以追求的话,则是能够达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就好比那千年旱魃项阳,为了对付灵山佛门,修炼盖世魔道功法,再加上天时地利的相助,就连佛门镇教至宝七宝妙树的琉璃佛光都无法克制的了他,可见其中凶险。

眼前的这血木,显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要说他没有刻意修炼鬼道一些阴狠毒辣的术法,简直比放屁还不如,连上古禁术都他都用了,更何况是鬼道那些阴狠毒辣的术法,肯定早已经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眼见着幽冥杖袭来,黑龙虽然不惧,却也不敢有半点小觑,似这等鬼道凶器,往往威力巨大不说,而且还十分诡异,他虽然是六劫真龙,但是也不排除有可能在阴沟里翻船,以他龙族的高傲,自然不容这样的事情发生。

“砰!”玄阴黑水在黑龙的艹控之下,迅速凝结,挡住了幽冥杖,黑龙脚下一个挪移,后退了一步。血木身法快如鬼魅,身上散发着绿气,他闷哼一声,像是已经算准了黑龙的行动,反手出招,幽冥杖横扫黑龙胸口。

黑龙眉头一皱,玄阴黑水凝结,化作一道漆黑的水幕,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在幽冥杖击打而来的瞬间,整个人后退十数步,站在了墙边,这幽冥杖虽然不是什么天地至宝,却给了他一种十分危险的预兆。

血木眼见着黑龙被自己逼退,身上的阴煞之气更加浓重,双眼放着凶光,口中森然出声道:“今天,我要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另外一边,朱二叔和朱三叔两人还在翻滚摔打,叮叮当当、噼里啪啦的,把桌椅都撞倒了,朱雯雯看着这混乱一幕,口中紧张的出声喊道:“二叔,三叔,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朱志兴心惊胆战的躲在一边,虽然他是朱二叔的儿子,此时此刻,却没有上前帮助朱二叔的意思,只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处,不知道该怎么办,朱雯雯见到自己的呼喊没有起到作用,当下连忙向着朱志兴喊道:“表哥,你快劝你父亲和三叔他们住手呀!”

朱志兴此时此刻,早已经被血木搞出来的那些鬼怪吓坏了,瞪着惊恐的眼珠,不住的摇头出声道:“父亲,父亲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你千万别生我的气你别杀我!我是你的儿子,我我跟你是一伙的!”朱雯雯越是呼喊,他越是害怕,整个人都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看二人拼命厮打,无动于衷。

朱二叔和朱三叔两个人都身体发福,显然是极少做剧烈运动的,但此时此刻,他两都厮打成了血人,整个人看上去,真可谓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全然没有了平时的那种雍容高贵的风度气派,远观近看,就像两只悲号的频临死亡的狼,正在互相撕咬搏斗。

“啊——”突然之间,红光乍现,鲜血喷溅,紧接着就只听得朱二叔的口中发出一声惨嚎,朱三叔骑在朱二叔的身上,双手握一个碎了的石雕,猛砸朱二叔额头,石雕碎裂的地方犹如刀锋尖利,将朱二叔的头砸的血肉模糊,咚咚作响,地面都随之震动。

这个时候的朱三叔整个人都宛若疯魔一般,他的脸上迸溅满了血迹,面目狰狞,圆睁眼珠,一边奋力动手,一边口中还在不住的出声狰狞大叫:“让你杀我!让你杀我!我先杀了你!杀了你!”

朱二叔瞪着眼珠,他身体僵直,被朱三叔砸的不停晃动,却无力抬起手臂防备躲避,身上全都是血迹,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见状,朱雯雯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这个时候的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冲到朱三叔身后,紧紧抱住朱三叔,哭喊道:“三叔,你住手!快住手啊!这样下去,你会杀了二叔的!”哭喊的声音很大,可惜的是,此时此刻的朱三叔却已癫狂,他被朱雯雯抱住,立刻转身一甩,一股大力,当即就将朱雯雯摔了出去,朱雯雯的头磕在墙上,顿时鲜血直流。

朱三叔这时候方才清醒了一些,他气喘吁吁,浑身无力,目光僵直,盯着躺在地上的朱二叔,此时此刻的朱二叔呼吸急促,剧烈的咳嗽,口中吐出血浆,他也望着朱三叔,神情无辜,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目光十分复杂。

“呃”可怜朱家一代纵横商海的高手,就这么睁着眼睛断了气,朱三叔神情呆滞,将手中石雕脱落,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掀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

血木眼见着朱二叔死了,非但没有半点的担忧,反而脸上流露出了一抹狰狞笑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朱三叔,口中森然出声道:“你杀了朱二先生,作为他忠诚的手下,我要替他报仇!”

赤睛脚下一个挪移,反手一道耀眼的紫色剑光乍现,莫邪神剑在手,无边剑压浩荡开来,口中娇喝出声道:“放肆!光天化曰之下,岂容你在京城行凶伤人!”

黑龙却自唯恐天下不乱的叫嚷道:“跟他说什么废话,直接拿剑砍他就是了,对付这样的阴邪老鬼,还和他讲什么规矩!”

“嘿嘿”血木口中一声怪笑,双目之中泛着诡异的绿光,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赤睛,狞笑出声道:“你这小妞真美,等一下我最后一个才杀你!”说话间,他又瞄了一眼朱雯雯,脸上露出丑陋的yin笑:“还有你,都是大美人,等一下,我一定会让你yu仙yu死!”

“可恶,你这是自己在找死!”女人的底线不容侵犯,尤其是对赤睛朱雀这样的修行界顶尖的女姓高手来说,血木的话语,无疑是点爆了一个剧烈的超大炸弹,宛若火山爆发一般,一股剑意,宛若飓风席卷,波散开来,仅仅只是一瞬之间,便是充斥了整个客厅,温度,都在这一刻,生生的下降了不知道几十度,如同寒冬降临